苟仁Otto

可以取关了的老咸鱼

【嘉幻】落地花

突如其来的大脑洞……也许会有后续
不会写文,放一小段试试水。
ooc是不可避免的……
OK?→

       嘉德罗斯很早之前就注意到他了。

       格瑞身边渣渣的朋友。一头粉色的头发,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张清秀的脸,大而厚重的黑框眼镜下是碧如静湖的眼眸。若不是直直的身板和一身男装,嘉德罗斯就差点把他当成女生了。

        “不过是一介渣渣。”嘉德罗斯这样想,把他当成小虫子一样略过。

      有能力便能自恃为王,王者总有一种轻视所有人的自傲。紫堂幻看着嘉德罗斯大摇大摆地从大厅中央走过,不屑将视线投向厅中任何一个普通的参赛选手的那种有些自大的样子时,心里默默想着。

       还是,不要去惹他为妙吧。紫堂幻推了推眼镜,自己对自己点了点头。

       但心中仍是憧憬。

       那种“神”一样的存在。

       金色的发丝带着不羁在空中张扬的飞舞着,神情自然,像是从未有过自卑。金色的瞳像琥珀一样镶在秀气的脸上。迈开的步伐,总是有力的落回地面。

       真是耀眼。

       于是又忍不住将目光投回了那个方向,但那人已经走远。紫堂幻的眼睛仅捕捉到了半条扬起来的围巾尾巴。

       紫堂幻楞楞的盯着那个方向,脑子里好像一片空白,唯一想到的只有那圆圆的包子脸上起了个边的黑色星星贴纸。

       “紫堂?紫堂!!”

       直到友人的声音将自己唤醒。

       “紫堂你怎么了?我叫了你好久你都没听到啊。”眼前的少年语气里带着些担忧。

       “啊,对不起。”紫堂幻推了推眼镜,将目光收回。

       “今天的阳光,耀眼的让我有些头晕。”

    

在学校摸鱼鱼鱼鱼鱼鱼,像素渣拍不好
我来交党费啦🙈🙈🙈🙈🙈
逆套路而行之
怎么可能不吃你呢🙈

补课了,忙啊……只能摸咸鱼了

幻幻(* ॑꒳ ॑* )⋆*他好可爱
最后一题好过分啊🙈🙈🙈🙈